此时的我,在留念着?

来源: 90天文学网 时间: 2017-11-20 15:15:06 阅读:

门前的缓缓白烟,四处流走的鸡群,白蓝相融的近天,所是一切,宛若此时淡飘舞着的风,闲适而淡雅。

--题记

我爱哭,当夜深人静时,当莫名孤寂时,当痛彻心扉时。我亦爱笑,人前的假小子,独处的淡如兰,心动的红尘绊。

有多少时间,我会忘却所有的爱恨情仇,只顾望着眼前的惬意红尘;有多少时间,我会遗忘所有的恩怨是非,只顾望着此时的暖煦阳光。有多少时间,我会铭记所得的情真诚爱,而忘却世间伤恋……

我就像那门前的白烟,在可有可无的活着,活在自我的意识里。当自我坦然而淡笑时,我似曾远离这红尘,那般惬意而闲趣;当自我已是俗人而疼痛时,我似曾安存这世间。

何为我?何是我?何用我?以何存于世?我一直在寻找。鸡四处流走,只为填于肚,而我,在时间与空间中行走着,为何?为了观看世间的一缕芳华,为了与陌生人的擦肩而过?为了见证世间的尔谀我诈?为了与相识人的红尘相伴……其实,我真的…只有迷茫。

鸟儿天生拥有飞翔天空之力,它们似乎不会为自己的前行方向…而…彷徨,我笑着、哭着的时候,是哭着的?是笑着的?还是亦笑亦哭?或许,对答案,自己都是呆望着的。我有时真的只能承认,我不懂我自己,我不知我想要的是怎样的世界,我知道我不能跟自我的意愿而活着,因而,找不到自我该行的方向。

我在乎的,终归,太多了吧。因而,我伤害的,是不该、不想、不能伤害的,我存在着他们间,然后抉择伤害谁。终其始,我过去无法过于伤自己,度一旦过,我便像刺猬,蜷缩着,只剩躯壳上的刺。

冷眼看世上风云,说得太过轻易。我知的、我需的、我想的、我要的、我能的,从不再同一界限上,可我,却求了二十余载,奢望着, 它们从未相离。

在尘俗中徘徊庭树着,如今,依旧如此。若我,堪断几分私念,能否?溜一生明朗。

执著着,多少的,乞望之想…

网友最爱